• >
主页 > 本港台开奖现场结果 >
本港台开奖现场结果
那个“肮脏”的NBA你是否怀念?
发布日期:2019-10-09 05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按维基百科的解释:垃圾话是在竞争激烈的情况下(如体育赛事和多人视频游戏)吹嘘或侮辱经常听到的一种形式。它经常用来给对手施加压力,也可以是一种幽默的精神。垃圾话很多时候使用双关语或者夸张语来表达,虽然有时候免不了脏的词汇,但不能和脏话等同。

  在NBA的赛场上,已将垃圾话发展为一种战术,它能挑衅对手、激怒对手、让对手失去理智;另一方面也可以给自己壮胆。

  在这个联盟里,仅仅球打得好还不够,还需要发挥舌头的功效——个性鲜明的球星才容易被人铭记,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,垃圾话大行其道,成为一道另类的风景线。

  但是,在当今联盟中,岁月在变,时代在变,风格也在变,与此前相比,现在的NBA要和谐太多。

  斯特恩总裁在任期间,规范了许多NBA各方面的风俗,同时也终结了八九十年代的打架文化,赛场上的行为举止也要求越来越严格,让NBA的形象更加积极健康,垃圾话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。在如今还想要看到那种“混蛋”作风的激烈比赛,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了。

  但是,老一辈球员留下来的一些经典的垃圾话,能让我们回味当年那个强硬的时代。

  魔术师约翰逊曾经说过:“拉里·伯德、雷吉·米勒、和迈克尔·乔丹是篮球历史上讲脏话最多的三个人,但是,他们同时又是最善于用行动收拾脏话的三个人。”

  大鸟伯德最著名的垃圾线年全明星周末的三分大赛上,伯德之前的两次都是冠军。当所有参加远投大赛的球员在赛前都在练球热身的时候,伯德大摇大摆的慢慢走过来扔下一句话:“你们是来争第二名的吗?”

  雷吉-米勒也是NBA赫赫有名的大嘴,不仅仅是因为他嘴挺大,更因为一走上球场他就喋喋不休。

  1993年的季后赛,步行者和尼克斯狭路相逢,米勒突破了斯塔克斯之后上篮得分后说:“看到了吗,这个球多漂亮。”随后,他又在斯塔克斯面前投进了一个三分球,叫嚣:“你知道我的薪水怎么这么高吗,这就是差距。”之后米勒又中投得分,“回去再练练吧。”赛后斯塔克斯抱怨说:“他整场比赛就像一只苍蝇在我耳边嗡嗡叫,简直难以忍受。”

  更加“过分”的是,米勒投入致胜一球后跳上技术台冲着尼克斯替补席和球迷大声喊到:“这个球献给你们这群son of bitch。”从那之后,米勒正式成为纽约公敌。

  乔帮主可谓是垃圾话的革命者,当联盟当中的大多数垃圾话还停留在“杀了你”或“问候你老母老婆”等低级趣味的层面上的时候,乔丹将其升华为一种艺术。乔丹不仅是篮球之神,更是一位语言大师,而他的这种优良传统甚至感染给了公牛其他球员。

  比如1997年总决赛,皮蓬对站上罚球线的邮差马龙的经典判言:邮差星期天不上班(马龙最终未能罚中)。

  有一次,手套佩顿遇上飞人,絮叨着唾沫星子喷上天:“嗨!迈克尔! 我已经拿到了上百万的薪水!我也能买法拉利和Testarossas(法拉利旗下名贵跑车)了!”乔丹嘴角一撇看都不看他一眼说:“哦,对不起,我买不起,我的法拉利是厂商送的。”

  1991年,还是菜鸟的联盟盖帽王穆托姆博对乔丹犯规,乔丹对穆托姆博说:“我要闭着眼罚中这个球。”那时还不知天高地厚的穆大叔回答:“你不会这么干的。”乔丹很开心地笑了笑,回应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以前经常这么干。看好了,这球是给你的。”话音未落,乔丹闭上双眼,像往常一样,稳稳出手罚中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进,球员之间一改往日紧张气氛,生意头脑越来越发达的年轻人们十分看重彼此之间的关系,现如今许多球员们私交甚好,相互之间更多的是吹捧和欣赏,垃圾话这种事情自然是少之又少。

  老一代的球员都会觉得现在这些孩子打球都太软了,因为在他们打球的那个年代,NBA的赛场就是战场,在场上面对敌人从来都不会良言相向。他们的目标,不仅仅是在场上击败对手,更是在心理上摧毁对手,让对方一看见自己就产生恐惧感。

  垃圾话的演变,同样也是NBA的变化。在时代的更迭中,它逐渐变得更全球化,更干净,更高端大气上档次。

  我们绝不能说现如今的NBA没以前那么好了,只是有些东西,随着垃圾话的消亡逐渐失去,竞技体育似乎少了些原本独有的乐趣和魅力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